主页 > 农村路灯 >

新闻排行

最新新闻

穷人的时尚:买不起房住在船上

发布日期:2021-07-17 02:1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07-16史上最全混凝知识汇总! - 污水处理,据英国《卫报》报道,随着伦敦房价飙升,越来越多不愿承受租房压力的人将视线转向水面,开始了独特而新鲜的船居生活。美国《纽约每日新闻》称,纽约也有几千人生活在海上。

  很多人认为,住在船上是既省钱又有趣的生活方式。有非营利组织提醒,在水面生活可能有意想不到的隐性开支和诸多困难,一定得慎重考虑。

  茱莉亚·卡里宁娜(JuliaKalinina)搬到船上居住一个多月后,她用木头和金属做的前门突然传来“砰砰砰”的敲击声,一个女人小心翼翼地从门缝里好奇地窥探。

  “对不起,你住在这里吗?”她问。听到肯定的回答后,她看起来有点困惑。卡里宁娜指了指自己的客厅地板,再次确认:“我就住在这里。”

  这里是伦敦运河上大名鼎鼎的“小威尼斯”,距离游人众多的海德公园北部只有几步之遥。卡里宁娜在甲板上建起了会移动的一居室公寓,客厅和厨房在船头,中间是卫生间和淋浴房,卧室位于船尾。电力来自船中间的太阳能蓄电池,船头还有一个不小的蓄水池和两个天然气罐。每隔4~6个星期,卡里宁娜就要从巡航的商业船上购买燃料用来做饭。

  据美国《大西洋月刊》报道,即使不算泰晤士河,伦敦仍然拥有超过100英里(约合161公里)的水道。根据英国维护河流的非营利组织“CanalandRiverTrust”的数据,在过去4年里,生活在船上的人数增加了50%以上。今年3月,伦敦河道上有3255艘窄船,其中约2/3永久性地停靠在小码头边,另外1225艘沿着运河航行。

  10年前,当时19岁的苏珊·斯米利(SusanSmillie)买了一艘经典的双桅纵帆船,把它停泊在泰晤士河上,并搬到船上。当赶时髦的新“水手”成群结队地逃离伦敦的房地产市场时,她已惬意地度过了10年的水上时光。

  这个在苏格兰西海岸出生的女孩10年前到伦敦求学,在布莱顿大学学习艺术。她想过买房,但对唯一能买得起的潮湿地下室公寓毫无兴趣。这时,住在码头的“船民”吸引了她。

  为了省下买房的钱,斯米利贷款1万英镑(约合人民币10万元),买了上面提到的那艘30英尺(约9米)长的船,像个孩子般开始了天真烂漫的旅行。那是个冬天,居住在水面的美妙和艰难让她同时感受到了“最好和最糟的生活”。

  大多数时候,斯米利喜欢雨点轻敲甲板的滴答声,享受小船在水面轻轻摇摆的韵律,欣赏夏夜漫天闪烁的繁星,对阳光照射在柚木地板上的流光溢彩留恋不已。“这是种有趣的生活方式。”她由衷地告诉英国《卫报》。

  但有时,她不得不在黑暗潮湿中弯腰弓背,用冰凉咸涩的海水擦洗、沐浴;她经常居无定所地四处游荡,“就像水上的流浪汉”;为了能驱船去法国度假,她不得不花1.2万英镑(约合人民币12万元)投资了一个新引擎——这可不是个小数目。

  尽管有种种不适,几年后在伦敦找到记者工作的斯米利仍然没有离开这个“家”。在船上想找到足够的存储空间太过奢侈,这个曾经的古董迷无情地抛弃了所有心爱的小东西,一再精简生活用品,过上了极简主义的生活,她发现,这“真是一种解脱”。

  大卫·韦尔斯福德(DavidWelsford)没有全职工作,几年前,他放弃了陆地上奢侈的空间,独自生活在一艘有50年历史的破船上。

  “对我来说,比住大房子更重要的是有一席容身之地,它让我感觉很好。”韦尔斯福德告诉《大西洋月刊》,“有人选择赚钱,也有人选择生活。如果我有足够的钱买啤酒、去杂货店和加满柴油,我就会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人。”

  船上的浪漫生活吸引了不同的人群,一开始是艺术家、音乐家、演员、作家等文艺范儿的“潮人”,然后是希望省一笔房租的普通人。

  据《大西洋月刊》报道,伦敦的运河在工业革命期间修建,用于运输煤炭和木材。到了20世纪,随着铁路和公路运输的崛起,运河的地位逐渐衰落,到上世纪中叶已有许多航段年久失修,满是垃圾。政府从上世纪70年代起致力于疏浚运河,但成果并不令人满意。

  十几年前,运河仍有许多部分被视为“禁区”。2000年搬进人生中第一艘船的乔恩(JonPrivett)回忆道,当时全市只有40艘没有永久停泊处的船,因为所有“船民”彼此熟识,水面上的生活格外有趣。

  英国《卫报》称,近年来,随着伦敦市中心的房价和租金如同乘了火箭般飞速上涨,许多人转而希望在水面寻找“负担得起的家”。太阳能电池板、LED灯和移动互联网等技术的进步,让在水上享受现代化生活成为可能。事实上,卡里宁娜在船上的网速比她住过的3个公寓都要快。更棒的是,她为这条船付出的租金,只有类似公寓的40%。

  2011年,乔恩开了伦敦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水上书店。这艘名为“WordontheWater”的驳船放满书籍,上层甲板上有萨克斯手演奏,两个孩子倚在壁炉前读书,轻烟从烟囱里冉冉升起。

  如今,充满活力的伦敦运河里除了书店船,还有黑胶唱片船、茶馆船、素食冰沙船、按摩保健船和电影院船等,甚至还有出租给好奇游客的精品酒店船,每晚收费300英镑(约合人民币3000元)。

  在码头停靠时,布列塔尼(Brittany)和斯科特(Scott)居住的船每个月花费大约460美元(约合人民币2950元)的水、电、天然气。航行中除了偶尔购买柴油几乎没有花费,因为他们可以自己过滤干净的水,用太阳能板给电池充电。他们得随时准备变身电工、水暖工、木匠和技工,但也因此省了不少钱,学会很多东西,消耗更少的资源。更重要的是,每一天都像是在冒险,“只要走出船舱,就可以毫无阻碍地看到地平线,欣赏亘古不变的日出和日落,喝一杯温热的茶,躺在甲板上仰望宇宙之美”。

  “太多人背着沉重的负担生活。他们买得太多,房子、汽车、昂贵的玩具,这是个无限循环,什么时候才能还清所有的信用卡账单呢?”这些以船为家的人在美国“CruiseWorld”网站上写道,“我们用看书取代看电视、走路去杂货店、做简单的饭菜、自己清理船、过慢悠悠的生活,没有了过分膨胀的欲望,也就没有了所谓的时间表和最后期限带来的压力。”

  价值19.9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28万元)的美国子午线Sedan游艇,有两个卧室、一个客厅、7个座椅和3个户外区域,小厨房里有微波炉,浴室比许多普通公寓的大,还配有空调、漂亮的全套家具、燃木壁炉和平板电视。

  据美国《纽约每日新闻》报道,这艘游艇的每月维护成本约为395美元(约合人民币2530元),码头费用每月约100美元(约合人民币640元),冬季还额外需要1500美元(约合人民币9600元)的燃料。

  如果可以出价125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800万元),就可以得到有3间卧室、两间意大利古典风格浴室和时髦复式客厅的豪华游艇,里面还有意大利皮革沙发和座椅、仿麂皮的墙壁和柚木地板。当然,每月得出614美元(约合人民币3930元)的维护费用和171美元(约合人民币1100元)的固定资产税。

  “它就像水面上的别墅。”游艇销售员马克斯·施耐德(MaxSchneider)告诉《纽约每日新闻》,他就是在船上长大的,“拥有这样的游艇,你每天都像生活在梦中,那是真正的天堂。”

  这的确充满了吸引力,但问题是,大多数把家安在船上的人并没有如此雄厚的经济实力。

  几年前,为了逃避熙熙攘攘的大城市,克洛伊·怀特(ChloeWhite)和男友租了一艘60英尺长(约18米)的豪华窄船,希望体验“更接近自然的生活”。他们坐在甲板上和其他船上的人喝啤酒,趴在厨房窗户喂天鹅,在河岸和朋友们点燃篝火,过得十分惬意。

  然而,被“船东”赶出后,他们不得不依靠自己微薄的积蓄,买了一艘没有卫生间、淋浴房、冰箱和供电系统的小船。时间过去了两年半,当新鲜感慢慢褪去,船上的生活开始让她“快要发疯”。她告诉“MindBodyGreen”网站:“在寒冷潮湿的冬日早晨起床,对我而言简直是最困难的事。”

  “CanalandRiverTrust”的乔·考金斯(JoeCoggins)对《卫报》说,生活在船上的人越来越多,他们不得不增加志愿者来帮助维持运河网络的交通,促进“船民”之间的互相理解。他提醒喜欢这种生活方式的人,认真考虑如何购买天然气、木材或取暖煤,如何为电池充电或使用发电机,以及学会修理引擎和舱底泵必需的技术知识。

  《大西洋月刊》也援引“CanalandRiverTrust”的建议,希望人们不要将船看作一种廉价的住房选择,因为它的“隐性成本和维护工作”可能超出想象。为了省电,卡里宁娜从未使用过船上的冰箱,而且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、精力取暖。

  伦敦运河上大约1/3的船只使用每年缴费1000英镑(约合人民币1万元)的“连续巡航许可证”,它们必须每两个星期移动一次,以保证不独占水道。卡里宁娜一路从伦敦西部的诺丁山、动物园、卡姆登市场搬到了东部。有时3条船并列停靠,她不得不爬过两条船才能回家。

  “CanalandRiverTrust”的新闻发布官弗兰克·里德(FranRead)告诉《大西洋月刊》:“我们的建议是,你应该只因为热爱而生活在船上,而不是妄想它能帮你省钱。”

  据英国《卫报》报道,随着伦敦房价飙升,越来越多不愿承受租房压力的人将视线转向水面,开始了独特而新鲜的船居生活。美国《纽约每日新闻》称,纽约也有几千人生活在海上。

  很多人认为,住在船上是既省钱又有趣的生活方式。有非营利组织提醒,在水面生活可能有意想不到的隐性开支和诸多困难,一定得慎重考虑。

  茱莉亚·卡里宁娜(JuliaKalinina)搬到船上居住一个多月后,她用木头和金属做的前门突然传来“砰砰砰”的敲击声,一个女人小心翼翼地从门缝里好奇地窥探。

  “对不起,你住在这里吗?”她问。听到肯定的回答后,她看起来有点困惑。卡里宁娜指了指自己的客厅地板,再次确认:“我就住在这里。”

  这里是伦敦运河上大名鼎鼎的“小威尼斯”,距离游人众多的海德公园北部只有几步之遥。卡里宁娜在甲板上建起了会移动的一居室公寓,客厅和厨房在船头,中间是卫生间和淋浴房,卧室位于船尾。电力来自船中间的太阳能蓄电池,船头还有一个不小的蓄水池和两个天然气罐。每隔4~6个星期,卡里宁娜就要从巡航的商业船上购买燃料用来做饭。

  据美国《大西洋月刊》报道,即使不算泰晤士河,伦敦仍然拥有超过100英里(约合161公里)的水道。根据英国维护河流的非营利组织“CanalandRiverTrust”的数据,在过去4年里,生活在船上的人数增加了50%以上。今年3月,伦敦河道上有3255艘窄船,其中约2/3永久性地停靠在小码头边,另外1225艘沿着运河航行。

  10年前,当时19岁的苏珊·斯米利(SusanSmillie)买了一艘经典的双桅纵帆船,把它停泊在泰晤士河上,并搬到船上。当赶时髦的新“水手”成群结队地逃离伦敦的房地产市场时,她已惬意地度过了10年的水上时光。

  这个在苏格兰西海岸出生的女孩10年前到伦敦求学,在布莱顿大学学习艺术。她想过买房,但对唯一能买得起的潮湿地下室公寓毫无兴趣。这时,住在码头的“船民”吸引了她。

  为了省下买房的钱,斯米利贷款1万英镑(约合人民币10万元),买了上面提到的那艘30英尺(约9米)长的船,像个孩子般开始了天真烂漫的旅行。那是个冬天,居住在水面的美妙和艰难让她同时感受到了“最好和最糟的生活”。

  大多数时候,斯米利喜欢雨点轻敲甲板的滴答声,享受小船在水面轻轻摇摆的韵律,欣赏夏夜漫天闪烁的繁星,对阳光照射在柚木地板上的流光溢彩留恋不已。“这是种有趣的生活方式。”她由衷地告诉英国《卫报》。

  但有时,她不得不在黑暗潮湿中弯腰弓背,用冰凉咸涩的海水擦洗、沐浴;她经常居无定所地四处游荡,“就像水上的流浪汉”;为了能驱船去法国度假,她不得不花1.2万英镑(约合人民币12万元)投资了一个新引擎——这可不是个小数目。

  尽管有种种不适,几年后在伦敦找到记者工作的斯米利仍然没有离开这个“家”。在船上想找到足够的存储空间太过奢侈,这个曾经的古董迷无情地抛弃了所有心爱的小东西,一再精简生活用品,过上了极简主义的生活,她发现,这“真是一种解脱”。

  大卫·韦尔斯福德(DavidWelsford)没有全职工作,几年前,他放弃了陆地上奢侈的空间,独自生活在一艘有50年历史的破船上。

  “对我来说,比住大房子更重要的是有一席容身之地,它让我感觉很好。”韦尔斯福德告诉《大西洋月刊》,“有人选择赚钱,也有人选择生活。如果我有足够的钱买啤酒、去杂货店和加满柴油,我就会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人。”

  船上的浪漫生活吸引了不同的人群,一开始是艺术家、音乐家、演员、作家等文艺范儿的“潮人”,然后是希望省一笔房租的普通人。

  据《大西洋月刊》报道,伦敦的运河在工业革命期间修建,用于运输煤炭和木材。到了20世纪,随着铁路和公路运输的崛起,运河的地位逐渐衰落,到上世纪中叶已有许多航段年久失修,满是垃圾。政府从上世纪70年代起致力于疏浚运河,但成果并不令人满意。

  十几年前,运河仍有许多部分被视为“禁区”。2000年搬进人生中第一艘船的乔恩(JonPrivett)回忆道,当时全市只有40艘没有永久停泊处的船,因为所有“船民”彼此熟识www.006ol.cn。水面上的生活格外有趣。

  英国《卫报》称,近年来,随着伦敦市中心的房价和租金如同乘了火箭般飞速上涨,许多人转而希望在水面寻找“负担得起的家”。太阳能电池板、LED灯和移动互联网等技术的进步,让在水上享受现代化生活成为可能。事实上,卡里宁娜在船上的网速比她住过的3个公寓都要快。更棒的是,她为这条船付出的租金,只有类似公寓的40%。

  2011年,乔恩开了伦敦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水上书店。这艘名为“WordontheWater”的驳船放满书籍,上层甲板上有萨克斯手演奏,两个孩子倚在壁炉前读书,轻烟从烟囱里冉冉升起。

  如今,充满活力的伦敦运河里除了书店船,还有黑胶唱片船、茶馆船、素食冰沙船、按摩保健船和电影院船等,甚至还有出租给好奇游客的精品酒店船,每晚收费300英镑(约合人民币3000元)。

  在码头停靠时,布列塔尼(Brittany)和斯科特(Scott)居住的船每个月花费大约460美元(约合人民币2950元)的水、电、天然气。航行中除了偶尔购买柴油几乎没有花费,因为他们可以自己过滤干净的水,用太阳能板给电池充电。他们得随时准备变身电工、水暖工、木匠和技工,但也因此省了不少钱,学会很多东西,消耗更少的资源。更重要的是,每一天都像是在冒险,“只要走出船舱,就可以毫无阻碍地看到地平线,欣赏亘古不变的日出和日落,喝一杯温热的茶,躺在甲板上仰望宇宙之美”。

  “太多人背着沉重的负担生活。他们买得太多,房子、汽车、昂贵的玩具,这是个无限循环,什么时候才能还清所有的信用卡账单呢?”这些以船为家的人在美国“CruiseWorld”网站上写道,“我们用看书取代看电视、走路去杂货店、做简单的饭菜、自己清理船、过慢悠悠的生活,没有了过分膨胀的欲望,也就没有了所谓的时间表和最后期限带来的压力。”

  价值19.9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28万元)的美国子午线Sedan游艇,有两个卧室、一个客厅、7个座椅和3个户外区域,小厨房里有微波炉,浴室比许多普通公寓的大,还配有空调、漂亮的全套家具、燃木壁炉和平板电视。

  据美国《纽约每日新闻》报道,这艘游艇的每月维护成本约为395美元(约合人民币2530元),码头费用每月约100美元(约合人民币640元),冬季还额外需要1500美元(约合人民币9600元)的燃料。

  如果可以出价125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800万元),就可以得到有3间卧室、两间意大利古典风格浴室和时髦复式客厅的豪华游艇,里面还有意大利皮革沙发和座椅、仿麂皮的墙壁和柚木地板。当然,每月得出614美元(约合人民币3930元)的维护费用和171美元(约合人民币1100元)的固定资产税。

  “它就像水面上的别墅。”游艇销售员马克斯·施耐德(MaxSchneider)告诉《纽约每日新闻》,他就是在船上长大的,“拥有这样的游艇,你每天都像生活在梦中,那是真正的天堂。”

  这的确充满了吸引力,但问题是,大多数把家安在船上的人并没有如此雄厚的经济实力。

  几年前,为了逃避熙熙攘攘的大城市,克洛伊·怀特(ChloeWhite)和男友租了一艘60英尺长(约18米)的豪华窄船,希望体验“更接近自然的生活”。他们坐在甲板上和其他船上的人喝啤酒,趴在厨房窗户喂天鹅,在河岸和朋友们点燃篝火,过得十分惬意。

  然而,被“船东”赶出后,他们不得不依靠自己微薄的积蓄,买了一艘没有卫生间、淋浴房、冰箱和供电系统的小船。时间过去了两年半,当新鲜感慢慢褪去,船上的生活开始让她“快要发疯”。她告诉“MindBodyGreen”网站:“在寒冷潮湿的冬日早晨起床,对我而言简直是最困难的事。”

  “CanalandRiverTrust”的乔·考金斯(JoeCoggins)对《卫报》说,生活在船上的人越来越多,他们不得不增加志愿者来帮助维持运河网络的交通,促进“船民”之间的互相理解。他提醒喜欢这种生活方式的人,认真考虑如何购买天然气、木材或取暖煤,如何为电池充电或使用发电机,以及学会修理引擎和舱底泵必需的技术知识。

  《大西洋月刊》也援引“CanalandRiverTrust”的建议,希望人们不要将船看作一种廉价的住房选择,因为它的“隐性成本和维护工作”可能超出想象。为了省电,卡里宁娜从未使用过船上的冰箱,而且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、精力取暖。

  伦敦运河上大约1/3的船只使用每年缴费1000英镑(约合人民币1万元)的“连续巡航许可证”,它们必须每两个星期移动一次,以保证不独占水道。卡里宁娜一路从伦敦西部的诺丁山、动物园、卡姆登市场搬到了东部。有时3条船并列停靠,她不得不爬过两条船才能回家。

  “CanalandRiverTrust”的新闻发布官弗兰克·里德(FranRead)告诉《大西洋月刊》:“我们的建议是,你应该只因为热爱而生活在船上,而不是妄想它能帮你省钱。”